<listing id="wgxzf"><menu id="wgxzf"></menu></listing>
<s id="wgxzf"></s>
<th id="wgxzf"></th>
<s id="wgxzf"><object id="wgxzf"></object></s>

<dd id="wgxzf"><pre id="wgxzf"></pre></dd>
  • <button id="wgxzf"></button>
    您的位置:首頁 >云南記憶 > 史料研究

    《約章成案匯覽》中的兩則滇越鐵路檔案史料

    來源:       2015-09-03 00:00:00      字體:[大] [中] [小]

    張振利 張 姝

    滇越鐵路已歷經百余年的風雨,它承載了人們厚重而又復雜的情感。有人說它是法帝國主義為侵略中國、掠奪云南豐富資源而插入云南腹地的一根吸血管。有人說它是帶動云南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發展進步的大動脈。剔除感性的成分,學界從客觀公允的角度對滇越鐵路展開了深入細致的研究,已有大量學術成果刊布,此不贅述。伴隨研究的推進,對資料的搜集范圍與發掘程度也日漸廣泛和深入,檔案史料作為原始的第一手材料早已引起研究者的重視。鑒于學界對檔案史料日漸增強的迫切需求,檔案學界也開始有意識地刊布一批有關滇越鐵路的檔案史料,如《云南檔案》 2010年第 4期刊布的《清末云貴總督衙門修筑滇越鐵路征地征工檔案史料》,該史料選自云南省檔案館館藏民國時期云南省政府秘書處和云南省民政廳全宗檔案,為滇越鐵路的研究提供了新的真實可靠的第一手材料。

    筆者在翻檢史料的過程中,發現在《續修四庫全書》史部政書類收錄的上海辭書出版社圖書館藏清光緒三十一年上海點石齋石印本《約章成案匯覽》中有兩則滇越鐵路檔案史料。據目前掌握的資料,未見學界提及和利用這兩則檔案史料。因此,本文對顏世清及《約章成案匯覽》進行簡要介紹,著重考究該書檔案史料來源是否真實可靠,進而將這兩則檔案史料加以整理、標點,最后簡述其產生的時代背景及價值。不當之處,敬請教正。

    一、顏世清與《約章成案匯覽》

    顏世清( 1873— 1929),字韻伯,廣東連平人。因其足跛,人稱“顏跛子”。他做過第二任長春道員、直隸道員。在長春道員任內,政績頗為突出,不但完成了長春商埠地開發,修建了道臺衙門,還籌辦了長春發電廠,并于宣統三年閏六月初一( 1911年 7月 26日)正式發電。 他擅長畫山水、花卉,于 1920年 5月積極倡導成立中國畫學研究會,是民國初年“京津畫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2]此外,他晚年注重收藏古玩、字畫等,是民國時期著名的收藏家。著有《宜泉閣詩》一卷、《空言存略》,編有《光緒乙巳(三十一)年交涉要覽》及《約章成案匯覽》。

    《約章成案匯覽》匯集了自康熙己巳( 1689)至光緒甲辰( 1904) 200多年來的對外交涉所簽訂的條約、章程。該書由時任北洋大臣袁世凱組織,顏世清具體負責編輯,費時兩年編成。編纂的目的是為了適應清末外交的需要,使地方官員更加詳細清楚地了解條約內容,以免在對外交涉中處于被動境地。此前,已刊刻有匯纂、類編、輯要之類的書。如光緒三年( 1877),直隸省垣刊刻了一本《通商各國條約類編》;十二年( 1886),北洋官書局刊印了一本《通商約章類纂》;十七年( 1891),勞乃宣編成并刊印《各國約章纂要》;二十六年( 1900),蔡乃煌又編刻《約章分類輯要》。蔡氏刊本所收約章止于光緒己亥( 1899),距 1905年顏世清輯刻《約章成案匯覽》時已有六年,顏氏輯本正是繼蔡氏之后的補續之作。

    《約章成案匯覽》分甲乙兩篇,甲篇收錄條約 10卷,乙篇收錄章程、成案 42卷,分為 20門 31類。體例編排較為科學合理,克服了以往類編、輯要諸書的不足,既便于檢查,又不損條約原義。楊士驤在序中稱贊說:“國家近百年來交涉大端首尾略備,得失之林,成敗之際,昭然在是矣。謹而持之,以謀其便;化而裁之,以會其通。異日國運之振興,必有賴于是者。” [3]

    對于該書的材料來源,楊士驤說:“士驤在京師時值兵燹之余,于外務部檔冊防護甚至,方議采輯刊布,卒卒未果。其后備官畿輔,請之項城宮保,以顏韻伯觀察總其事。”由此可以看出,顏世清所做的正是在袁世凱的支持下,完成楊士驤想做而未能做成的工作。顏氏采用的資料理應就是楊士驤悉心保管的外務部檔冊。顏世清在《約章成案匯覽·例言》說:“是編章程成案均從外務部暨北洋檔案錄出……其私家著述,概不纂入,以符官書體制。” [4]從顏氏自道也可證明《約章成案匯覽》的資料取自外務部暨北洋政府檔案,且有嚴格的取舍標準。因此,書中的材料即是真實可信的檔案原文。

    二、有關滇越鐵路的兩則檔案史料

    《約章成案匯覽》乙篇卷三十七下鐵路門收錄滇越鐵路檔案史料兩則,分別是《戶部等奏覆遵議云南請撥的款造路摺》、《署滇督丁奏滇越鐵路需費甚鉅請指撥的款摺》。為便于從邏輯上厘清二者的關系,現據檔案形成的時間先后整理如下。檔案原文不分段,筆者據文義進行分段以便閱者觀覽。

    署滇督丁奏滇越鐵路需費甚鉅請指撥的款摺

    (光緒三十年)

    奏為滇越鐵路購地設兵需費甚鉅,吁懇天恩,敕部指撥的款解滇以濟急需而免貽誤,恭摺仰祈圣鑒事。竊查滇越鐵路自光緒二十四年春間,吉理默等到滇查勘后,洋員即絡繹而至,均隨時委派員紳與之會勘,并派弁兵保護。始則勘由河口起,經紅河、新現河以達蒙自,又由蒙自經臨安、建水、通海、新興、呈貢等處抵省。并于紅河、新現河一帶索地開修小路,建造棧廠、醫院。因原約有備地之議,不能不挪款購備交付。今該公司又將路線改由南溪河以達蒙自,而蒙自以上則改由彌勒、宜良一路抵省。所有紅河、新現河等處前購地段大半作廢,然公家已向民間購買,勢難退地追價,況數年以來所派會勘員紳、護送弁兵薪餉夫馬各項開支,為數已屬不少。

    前因購地需費,曾經前督臣崧蕃奏請先行指撥的款銀一百萬兩,經戶部奏撥廣東包 釐 銀五十萬兩,嗣因廣東包 釐 未成款,仍無著。復經前督臣魏光燾、前撫臣李經羲會奏請撥的款,奉部指撥江漢關稅及四川藥 釐 ,共銀二十萬兩解滇。除提還前墊款項及現在開支外,所余無幾。

    滇系受協之省,庫儲本極支絀,加以近年教案賠款、新政繁興,早已羅掘俱窮。當此路章既定,交地限期又迫,稍一遲延,責言立至。況自河口至省千有余里,滇省風氣未開,民情強悍,在在均須設兵保護。不獨地價需費甚多,即此項兵餉,為數亦鉅。雖章程內載明公司每月允給津貼銀四千四百五十兩,核計尚不敷各段委員、紳管薪水夫馬之用。若無的款存儲,所有地價、兵餉從何籌付?

    明知內外同一拮據,惟事關交涉,自應互相維持。據云南鐵路局司道李銘芬等會同善后局司道,詳請奏懇指撥的款銀一百萬兩解滇以濟急需,嗣后如有不敷,再行續請添撥等情前來。臣等覆加查核,委系實在情形合無。仰懇天恩,敕下外務部、戶部指撥的款銀一百萬兩,迅速解滇以濟急需而免貽誤。除咨部查照外,謹合詞恭摺具陳,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鑒訓示,謹奏。

    戶部等奏覆遵議云南請撥的款造路摺

    (光緒三十年)

    奏為遵旨議奏,恭摺仰祈圣鑒事。竊云貴總督丁振鐸等奏滇越鐵路購地設兵需費甚鉅請指撥的款一摺,光緒三十年正月二十四日奉 硃 批:該部議奏,欽此。欽遵由內閣鈔出到部,查原奏內稱滇越鐵路,洋員始則勘由河口以達蒙自,又由蒙自等處抵省,并于紅河、新現河一帶開修小路,建造棧廠、醫院。因原約有備地之議,不能不挪款購買。今該公司又將路線改由南溪河以達蒙自,而蒙自以上則改由彌勒、宜良一路抵省,所有紅河、新現河等處前購地段大半作廢。然公家已向民間購買,勢難退地追價,況數年以來所派會勘員紳、護送弁兵薪餉夫馬各項開支,為數已屬不少。前因購地需費,奉部指撥江漢關稅及四成 {1}藥 釐 ,共銀二十萬兩。除提還前墊款項及現在開支外,所余無幾。雖章程內載明公司每月給津貼四千四百五十兩,核計尚不敷各段委員、紳董薪水夫馬之用。懇恩飭部指撥的款一百萬兩解滇以濟急需等語。

    臣等伏查滇越鐵路中法合辦,本屬不得已之舉。第原約既有備地之議,勢不能不籌款購置。前經臣部先后奏撥銀二十萬兩解滇在案。茲據云貴總督等奏請指撥的款一百萬兩解黔等因,自應酌量籌撥,俾資應用。但云南地處邊繳,既未易就地設籌,而各省又皆為洋債所窘,無不支絀萬分。無論百萬之數急切無可搜羅,即先撥四五十萬兩亦須多方湊集。此項鐵路自河口至省千有余里,斷非同時并舉。路工既系逐漸興修,地段即應逐漸購置。茲查江蘇本年應解船廠經費銀兩,除照案撥還克薩款外,于余銀內提銀十萬兩。又各省減撥常年協濟、甘肅新餉,臣部于上年議準自光緒三十年起內有四川省七萬兩除已提四萬兩撥作云南銅本外,尚余三萬兩內提一萬兩。又撥河南省五萬兩、湖北省三萬兩,兩閩海關一萬兩,共銀十萬兩。應請旨飭下各該將軍、督撫迅速如數解滇。再查上年十二月間兩江總督魏光燾奏整頓鹽務較有起色,摺內陳明計課 釐 加價等項,年內或可增至百萬兩內外。臣部行令將增收之款除酌量撥補 釐 金外,盡數報部候撥。茲擬先提銀三十萬兩。該督前在云貴總督任內曾以中法合辦鐵路需費孔急,關緊極大,中外同任其難,以指撥的款為請。是該督固久悉該省購地之難、緩籌款之不易。今南鹽增收之款既系由該督整頓,而滇省購地所需亦早為該督深知,自當不分畛域、顧全大局,并請飭下兩江總督趕緊照數解滇,勿稍延欠。以上共撥銀五十萬兩,專備購地之用。

    至原奏所稱紅河、新現河等處前購地段大半作廢,然公家已向民間購買,勢難退地追價。及章程內載明公司每月給津貼四千四百五十兩,尚不敷各段委員、紳董薪水夫馬之用各節。查前所購之地,原系山場田土,現因改道不用,縱難概行退地追價,但既向民間購買,仍可向民間售賣,何難收回原價。至公司每月應給津貼四千四百五十兩,為數已屬不少。無論各段紳董,即保護弁兵所有經費,一切薪餉夫馬等項均應按月專就此款開支,不得挪用地價絲毫。應令該督等查照辦理。

    如鐵路開工有期,即將實應購地若干,共需價銀若干,詳細報部,以憑核辦。所有遵議緣由,謹會同外務部恭摺具陳,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鑒,謹奏。光緒三十年二月二十三日具奏。

    奉旨:依議,欽此。

    三、兩則檔案史料產生的時代背景及價值

    在滇越鐵路踏勘路線的過程中,法國當局原本擬定了由河口達蒙自,再由蒙自至昆明的西線。按照《中法會訂滇越鐵路章程》的約定,云南當局也多方籌款購置土地以備修路之用。與此相關的檔案,可參閱光緒二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云南善后局為蒙屬西路會勘完竣事致鐵路局移》及光緒二十九年二月十五日《云貴總督為籌發購買法人指索新現河口地基價值銀兩事飭文山縣賀宗章札》。 [6]因沿線人民的強烈反對,法國當局不得不放棄原定的西線而改走南溪河至蒙自,再由彌勒、宜良抵達昆明的東線。由此引發的突出問題是:原來購置的地段已廢棄不用,又要重新購置土地。加之沿線人民的反抗,又不得不設兵保護。購地與設兵所需的巨款使本已捉襟見肘的云南財政更加窘迫,于是便有了云貴總督丁振鐸懇請撥款的奏折和戶部的奏覆。這兩則檔案史料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

    這兩則檔案史料集中反映了以下兩個問題:

    其一,法國當局在修筑滇越鐵路過程中的蠻橫,逼迫清政府和云南當局就范。戶部的奏折提到“滇越鐵路中法合辦,本屬不得已之舉。第原約既有備地之議,勢不能不籌款購置。”丁振鐸在奏折中也說:“當此路章既定,交地限期又迫,稍一遲延,責言立至。”法國根據章程的規定,對清政府和云南地方政府步步緊逼。這也反映出二者在交涉過程中地位的不平等。丁振鐸也正是以“事關交涉”為由,請求清政府撥款救急。其奏折中的“自應互相維持”一語,請求中又略帶有脅迫的口吻。無論是云南地方政府,還是清朝政府,都對“交涉”懷有畏懼心理,這也充分體現了“弱國無外交”。

    其二,從中央到地方的財政已是入不敷出、寅支卯糧。從戶部的覆奏中可以看出,清政府的主要財政來源是關稅、 釐 金和鹽稅。戶部在覆奏中提到,“云南地處邊繳,既未易就地設籌,而各省又皆為洋債所窘,無不支絀萬分。無論百萬之數急切無可搜羅,即先撥四五十萬兩亦須多方湊集。”丁振鐸原本奏請撥一百萬兩,戶部打五折后只撥付五十萬兩。這部分款項由江蘇省十萬兩、四川省一萬兩、河南省五萬兩、湖北省三萬兩,兩閩海關一萬兩、兩江鹽政三十萬兩構成。值得一提的是,兩江總督魏光燾只是在光緒二十九年十二月的奏折內提及因整頓鹽務稍有起色“年內或可增至百萬兩內外”,而戶部在光緒三十年二月時就已“擬先提銀三十萬兩”撥付云南,不得不說是寅支卯糧了。戶部如此處置的理由更值得深思。“該督前在云貴總督任內曾以中法合辦鐵路需費孔急,關緊極大,中外同任其難,以指撥的款為請。是該督固久悉該省購地之難、緩籌款之不易。今南鹽增收之款既系由該督整頓,而滇省購地所需亦早為該督深知,自當不分畛域、顧全大局。”由此可以推見,當時各省的畛域之念還是存在的。四川、江蘇、河南、湖北等地的將軍、督撫是否迅速將銀款如數解滇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素。

    清朝中央的財政尚且如此艱難,地方政府的境遇就可想見一斑了。丁振鐸在奏折中說:“滇系受協之省,庫儲本極支絀,加以近年教案賠款、新政繁興,早已羅掘俱窮。”教案賠款與新政繁興使云南財政雪上加霜,其他各省又“皆為洋債所窘”。從中央到地方窘迫的財政狀況,也是辛亥革命之所以能以摧枯拉朽之勢推翻清朝統治的原因之一。

    綜上所述,這兩則檔案史料不但是研究滇越鐵路的第一手資料,還是研究清末政治、經濟、外交的珍貴史料。此外,它對研究清末新政及財政無疑也有很大的史料價值。因此,這兩則檔案史料包含有大量的社會信息值得深入發掘。

    注釋:

    {1} “四成”,《署滇督丁奏滇越鐵路需費甚鉅請指撥的款摺》作“四川”。從上文文義推斷,此處當作“四川”以對應“江漢”。無別本可供???,僅備一說以供參考

    參考文獻:

    楊子忱 .舊中國的長春市的長官們(連載二) [J].蘭臺內外, 2001( 2)

    [2] 趙權利 .“京津畫派”研究 [J].美術研究, 2007( 2)

    [3][4] (清)顏世清輯 .約章成案匯覽 [A].續修四庫全書 [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0

    [5] 吳強 .清末云貴總督衙門修筑滇越鐵路征地征工檔案史料 [J].云南檔案, 2010( 4)

    (作者單位:云南師范大學檔案館,本文轉載自《云南檔案》2010年第八期)

         |      分享到:
    欧洲多毛裸体xxxxx
    <listing id="wgxzf"><menu id="wgxzf"></menu></listing>
    <s id="wgxzf"></s>
    <th id="wgxzf"></th>
    <s id="wgxzf"><object id="wgxzf"></object></s>

    <dd id="wgxzf"><pre id="wgxzf"></pre></dd>
  • <button id="wgxzf"></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