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wgxzf"><menu id="wgxzf"></menu></listing>
<s id="wgxzf"></s>
<th id="wgxzf"></th>
<s id="wgxzf"><object id="wgxzf"></object></s>

<dd id="wgxzf"><pre id="wgxzf"></pre></dd>
  • <button id="wgxzf"></button>

    護國將軍題詞護國巖

    來源:       2014-10-08 00:00:00      字體:[大] [中] [小]

    護國巖

    是南來第一雄關,只有天在上頭,許壯士生還,將軍夜渡;

    作西蜀千年屏障,會當秋登絕頂,看滇池月小,黔嶺云低。

    此聯是 1916年護國討袁戰爭時,蔡鍔將軍率領護國軍途經川南敘永縣雪山關即興撰寫的。

    建于明代洪武年間的雪山關世稱“蜀南第一雄關”。位于敘永縣城南 70公里處,瀕臨馳名中外的赤水河,隔河與黔嶺相對峙,海拔為 1708.6米,為四川南部邊陲最高峰。雪山關地勢險要,鎖鑰滇黔,是滇黔通往川南的要隘,自古為軍事要沖,兵家必爭之地。有“當關據一夫,萬馬應裹足”之說。

    1916年 1月,蔡鍔首舉護國義旗,親率護國軍第一軍二、三梯團主力,北上討袁。從云南經貴州黔西、畢節,向川南挺進,沿途人民簞食壺漿相迎送。 2月初護國軍來到赤水河,赤水人民在渡口上掛起“歡迎護國軍入川”的大幅橫標,熱情歡迎護國軍。即日護國軍宿營于赤水山鄉。蔡鍔處理完文電各稿,已是半夜,將軍揮筆寫下《軍中雜詩二首》。詩云:“蜀道崎嶇也可行,人心奸險最難平。揮刀殺賊男兒事,指日觀兵白帝城。”“絕壁荒山二月寒,風尖如刃月如丸。軍中夜半披衣起,熱血填胸睡不安。”

    翌日,護國軍頂著漫天大雪翻越雪山關。登上雪山關,蔡鍔將軍立馬關口,舉目四顧,大雪紛飛,煙波浩渺,黔嶺云橫,蜿蜒赤水,浪激波興,將軍感慨萬千,即興撰寫了上述雪山關對聯。

    護國軍從云南出發時,只領得餉銀 2個月,子彈平均每槍 300發。在川南一帶鏖戰半年之久,特別是二、三月間戰事十分激烈,護國軍處境相當危急,蔡鍔屢電唐繼堯要求接濟,而坐鎮后方的唐繼堯卻未給前線以補充。在此危難之際,敘永民眾積極踴躍參加護國運動,在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大力支援護國軍。

    瀘納之戰,蔡鍔以敘永為大本營,擊潰袁軍,震撼全國,各省相繼宣布獨立。 6月 6日,袁世凱在絕望中死去。 6月 7日,黎元洪繼任大總統,護國戰爭遂進入善后階段。這時蔡鍔的喉癥加劇,不能發音,只得以筆代口,來到大洲驛敘蓬溪附近的永寧河舟中養病休息,并將司令部臨時設在對岸“灣頭”楊姓住宅。永寧河畔,巖石壁立,山河依舊,頓閱興亡。蔡鍔將軍感慨系之,揮毫題“護國巖”三字,并撰《護國巖銘》及序文,由總參謀殷承獻書,并命人鐫刻于峭壁之上。序文云:“中華民國四年,前總統袁世凱叛國稱帝,國人惡之,滇始興師致討,是曰護國軍,鍔實董率之。逾年,師次蜀南,與袁軍遇于納溪,血戰彌月,還軍大洲驛,蓋將休兵以圖再舉。乃未幾而桂粵應,而帝制廢。又未幾而舉國大噪,而袁死,而民國復矣 !嗟呼 !袁固一時之雄也 !挾熏天之勢,以謀竊國。師武臣力,卒斃于護國軍一擊之余。余與二三子軍書之暇,一葉扁舟,日容與乎茲巖之下。江山如故,頓閱興亡,乃嘆詐力之不足恃,而公理之可信,如此,豈非天哉 !世或以碚袁為由吾護國軍。護國軍何有 ?吾以歸之于天,天不可得而名,吾以名茲巖云爾。蔡鍔題,殷承獻書,民國五年七月勒石。”

    令人感慨奮發的《護國巖銘》云:“護國之要,惟鐵與血。精誠所至,金石為裂。嗟彼袁逆,炎隆耀赫。曾幾何時,光沉響絕。天厭兇殘,人誅穢德。敘瀘之役,鬼泣神號。出奇制勝,士勇兵驍。鏖戰匝月,逆鋒大撓。河山永定,凱歌聲高。勒銘危石,以勵同袍。”

    護國巖,巍然屹立于碧波蕩漾的永寧河畔。 1991年,被列為四川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吨袊麆僭~典》也收錄《護國巖》詞條。據民國《敘永縣志》記載:“護國巖,在治西 140里大洲驛側,層巒疊翠,由敘永至納溪必過其下。民國四年討袁之役,蔡總司令鍔駐節于此,策應指揮,扼制袁軍,取消帝制,再造共和。事定,蔡鍔題其石曰護國巖,并撰記銘于石。”

    袁世凱死后,黎元洪依法繼任大總統。護國戰爭結束后,北京政府于 6月 24日任蔡鍔為益武將軍,督理四川軍務。惟蔡鍔久有喉疾,視事后病加劇,辭職赴上海就醫,臨行發表《告別蜀中父老文》。后東渡日本就醫,終因喉核癥不治, 11月 8日病逝日本東京福岡大學醫院,年僅 36歲。他在彌留之際,留下一致國人遺電,念念不忘的仍是“協力同心”、“道德愛國”、“公允”、“薄葬”等語,表現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高尚情操。蔡鍔逝世,孫中山撰聯哀挽,聯云:“平生慷慨班都護;萬里間關馬伏波。”以班超、馬援來相比,可見孫中山對蔡鍔將軍評價極高。

    蔡鍔病逝的噩耗傳來,敘永民眾悲痛萬分。為了紀念蔡鍔將軍,敘永民眾將蔡鍔住過的忠烈宮的一座樓閣辟為紀念館,展出蔡鍔生前的照片、遺物,以及護國戰場的照片、本縣民眾為護國軍服務的照片等文物多件。因蔡鍔字松坡,故紀念館額曰“松坡樓”,并將松坡樓前的小亭命名為“松坡亭”。以后,敘永民眾又捐資將忠烈宮改建為東城公園。從此,前往參觀的游人絡繹不絕。

    護國討袁之役在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留下了光輝的一頁。四川著名詩人吳芳吉在著名長詩《護國巖詞》中贊曰:“護國巖,護國軍,伊人當日此長征,五月血戰大功成,一朝永訣痛東瀛 !伊人不幸斯巖幸,長享護國名。”詩人深切悼念蔡鍔這位“滇南故都督,護國總司令,七千健兒新首領” ;感嘆蔡鍔死后西南內戰不休,“互猜疑,互責讓,互殘殺,互敵抗,一片天府雄國干凈土,割據成七零八落骯臟浪蕩。顧山高水長空想望,益令我思良將 !”上世紀四十年代,人人傳誦的《護國巖詞》被選入中學國文課本。后來,敘永人民為了紀念護國討袁的勝利,將護國巖所在地敘蓬溪更名為護國鎮。 1951年 2月 14日,川南行署將敘永縣的護國、大廟、上雙、白鶴、打鼓、洞溪等鄉鎮劃歸納溪縣管轄。

    護國巖的光榮,還因為這里曾留下朱德同志當年的戰斗業績,而且朱德同志還曾在此賦《題護國巖》詩一首。當時,朱德任護國軍第三梯團第六支隊長。在瀘納之役中,朱德率領士兵浴血奮戰了 40多個日日夜夜。他以卓越的軍事才能,采取“出奇制勝,猛攻急追,速戰速決”的戰術,打得北洋軍丟盔棄甲,潰不成軍。朱德的名字威震敵膽,廣為傳誦,贏得了“英勇善戰,忠貞不渝”的聲譽。由于朱德戰功赫赫,被提升為護國軍

    第 13混成旅旅長兼瀘州城防司令,駐守瀘州。 1946年,吳玉章在慶祝朱德 60歲生日的文章中,對朱德在護國討袁中的卓越功勛給予高度評價:“你是護國之役的先鋒隊,瀘州藍田壩一戰,使張敬堯落馬,吳佩孚、曹錕手足失措,袁世凱膽戰心驚,終將袁氏帝制傾覆,保存了中華民國之名。”

    護國討袁勝利后,朱德撰寫了一聯哀挽壯烈捐軀的護國軍將士。其聯云:“與黃花崗同一馨香,氣象森嚴,乾坤只有兩堆土 ;續奇男廟無雙祀典,風云叱咤,魂魄應歸九虎關。”不久,朱德又作一聯紀念護國之役取得的決定性勝利。其聯云:“滇南壯士集云溪,聽鐵馬聲中,三渠洪水開天地 ;翼北胸襟環納帶,看朱坪陣上,萬里烽煙動古今。”

    1918年秋,朱德率部清鄉剿匪來到護國巖。朱德仰視護國巖,細閱了當年蔡鍔題的《護國巖銘》和序文,不禁詩興勃發,即興賦《題護國巖》詩一首。詩云:

    曾記項城偽法苛,佯狂脫險是松坡。

    清廷奸佞全民覺,專制淫威礙共和。

    京兆興妖從賊少,滇黔舉幟義軍多。

    風流鞭策巖門口,壯士還鄉唱凱歌。

    這首詩聲韻鏗鏘,氣勢豪邁,膾炙人口,不僅痛斥了袁世凱篡權竊國的丑惡行徑,熱情地謳歌了正氣凜然的護國軍將士,而且高度概括地把護國討袁的過程描寫出來,抒發出詩人革命的戰斗豪情。詩中“項城”指袁世凱,袁世凱為河南省項城人 ;詩中“松坡”指蔡鍔,蔡鍔字松坡。

    現在,歷史豐碑護國巖與永寧河畔十里翠竹長廊、青水綠水融為一體。此處豐碑矗立,翠竹搖曳,碧波蕩漾,風光旖旎,吸引人們前往護國巖尋幽攬勝,憑吊先賢。

    ( 來源:光明網 )

         |      分享到:
    欧洲多毛裸体xxxxx
    <listing id="wgxzf"><menu id="wgxzf"></menu></listing>
    <s id="wgxzf"></s>
    <th id="wgxzf"></th>
    <s id="wgxzf"><object id="wgxzf"></object></s>

    <dd id="wgxzf"><pre id="wgxzf"></pre></dd>
  • <button id="wgxzf"></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