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wgxzf"><menu id="wgxzf"></menu></listing>
<s id="wgxzf"></s>
<th id="wgxzf"></th>
<s id="wgxzf"><object id="wgxzf"></object></s>

<dd id="wgxzf"><pre id="wgxzf"></pre></dd>
  • <button id="wgxzf"></button>

    朱德鏖戰棉花坡

    來源:       2014-10-08 00:00:00      字體:[大] [中] [小]

    1911 年初,蔡鍔出任云南新軍第 19鎮第 37協協統兼講武堂教官。此時朱德正在講武堂步兵科學習。在朱德眼里,比自己年長 4歲的蔡鍔雖然“體弱面白”,但學識淵博,處事穩健干練,因此他對蔡鍔敬佩不已。而在蔡鍔看來,朱德勤奮好學,沉毅果敢,社會閱歷豐富,是不可多得的將星。師生在講武堂一接觸,便有相識恨晚之感。

    朱德從講武堂畢業后,蔡鍔把他留在協里做軍需工作。經蔡鍔特許,朱德可以自由出入蔡宅。在蔡鍔家里,朱德讀到很多進步書籍,接受了不少新思想。朱德在做軍需官時,一次在和士兵談起十八世紀法國資產階級革命的情形時,被巡營的都督府統制鐘麟聽見。鐘麟說朱德宣傳異端邪說,蠱惑人心,欲將他逮捕法辦。蔡鍔聞訊后,挺身而出保護了他。

    1911年重陽節那天,臨時革命軍總司令蔡鍔宣布舉行起義,火線提拔朱德為連長。在“重九起義”之后的幾次戰斗中,蔡鍔論功行賞,很快就把朱德擢升為少校。蔡鍔還經常找朱德談話,既關心他個人的成長,也常問及他家庭的情況。他們的感情在這樣的交往中越來越深厚。

    1915年 12月,袁世凱復辟帝制,已被袁世凱召回京城軟禁的蔡鍔,擬設計脫身,潛回云南組織軍隊討伐。在此之前,他寫信告訴朱德,將于 12月 25日在昆明舉行起義。 25日黎明,朱德率部屬趕到昆明后被蔡鍔派往納溪前線。朱德臨危受命,與數倍于自己的敵人血戰三天三夜,最后攻占納溪,大獲全勝。

    棉花坡戰役是護國戰爭中最激烈的一仗,因先鋒團總指揮董鴻勛的重大失誤導致戰局惡化。危難之際,蔡鍔又將朱德叫到跟前,指著地圖說:“玉階,棉花坡地處咽喉地帶,我軍和曹錕部集結在咽喉兩端,就好比一條河的兩岸。如果我們沖過去炸開那邊的堤岸,曹錕就將陷入滅頂之災,相反,如果曹賊炸了我方堤岸,我軍則會全線崩潰。我調你來,就是要你去炸開對方的堤岸,你明白了嗎 ?”望著日漸消瘦的蔡鍔一臉焦慮,朱德拍著胸脯,立下了軍令狀:“請總司令放心,朱德保證完成任務 !”

    朱德設計了一個三路兵馬互相配合的作戰方案,苦守陣地,拖住敵人,接應了護國軍的總攻。曹錕的數萬之眾,在與朱德所部的激戰中,好像決了堤的湖水,稀里嘩啦全垮了。

    棉花坡之役,朱德立下奇功。蔡鍔對朱德的信任更深一層。他總是把重擔交給朱德,朱德也不負厚望,總能出色完成任務。

    1916年 1月,蔡鍔率朱德等滇軍將士向四川前線進發。當時,蔡鍔的喉頭結核病已經十分嚴重,隨時可能危及生命。朱德勸他不要親自出征。蔡鍔卻說:“反正我的日子也不多了,我要把全部生命獻給民國。”

    1916年 7月初,蔡鍔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直到 8月底方才前往日本治療。蔡鍔動身那天,朱德和戰友們一起到碼頭送行,望著將軍漸漸遠去的瘦弱身影,朱德心里難受極了。

    兩個月后的 11月 8日,蔡鍔病逝于日本。噩耗傳來,朱德萬分悲痛。蔡鍔去世后,朱德一邊忙于軍務,一邊籌劃組織悼念蔡鍔的活動。 11月 26日,他倡議在納溪建一座松坡銅像和昭忠祠,得到納溪軍民的一致贊同。 29日,他又牽頭籌備追悼大會,把 12月 1日至 7日定為追悼日期,逐日安排了悼念活動。在這七天里,朱德天天都親臨靈堂巡視。

    多年后,朱德還經常談起蔡鍔,并撰文懷念他。朱德與蔡鍔交往的時間雖短,但他們之間的深厚情誼,卻延續了一生。

    ( 來源:中華讀書報 )

         |      分享到:
    欧洲多毛裸体xxxxx
    <listing id="wgxzf"><menu id="wgxzf"></menu></listing>
    <s id="wgxzf"></s>
    <th id="wgxzf"></th>
    <s id="wgxzf"><object id="wgxzf"></object></s>

    <dd id="wgxzf"><pre id="wgxzf"></pre></dd>
  • <button id="wgxzf"></button>